樊妃三勸楚莊王

來源:網絡 發表時間:2018-06-19 15:51

一勸

年輕的楚莊王①繼承王位后,當上了楚國的國君。可是莊王從繼承王位那天起,就沒有管理過國家大事,外族人侵擾楚國的邊境他不管,國內連年發生災荒他不問,每天不是出游打獵,就是飲酒作樂。看到這種情景,滿朝的文武群臣都十分焦急,但誰也不敢勸諫一句,因為莊王有令,勸諫者斬。

樊妃對莊王只顧尋歡作樂,長年不理朝政也深為優慮,幾次想規勸,總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。

這一天早晨,莊王正準備出游打獵,因為連日來在宮飲酒作樂有些膩煩了,想換一換口味。樊妃見莊王準備出獵,便立即上前對莊王說:

“我有幾句話要稟大王。”

莊王一邊往身上穿護甲一邊說:

“等我回來再說吧,怎么樣?”

樊妃見莊王連自己說幾句話都不肯聽,心里很委屈,鼻子一酸就哭了起來:

“看來大王是有意疏遠我,不知我什么時候得罪了大王!”

莊王很喜愛樊妃,因為樊妃不僅生得美貌,而且十分賢德,王公貴族和滿朝文武也都很尊敬她。莊王見樊妃真的哭了,馬上脫掉護甲,向樊妃說:

“愛妃有什么話盡管說,就是說一天我也不嫌多。”

說完哈哈笑了起來,引逗得樊妃也破涕為笑了。她揩掉淚痕,對莊王說:

“大王這些天一直不和我在一起,一定是我對大王服侍不周,所以大王才冷落我。今天我備了一點薄酒,要向大王謝罪呢!”

莊王一聽心里格外高興,連忙說:

“你不要多心。今天難得你一片心意,別說一天,就是喝上三天我也高興。”

樊妃馬上拜謝莊王,并立即傳出話去,大王要在后宮飲酒三天。

前面兩天樊妃在酒席宴上剛要開口勸諫,莊王就假意喝醉了酒,樊妃只好作罷。第三天,樊妃和莊王入席以后,她替莊王斟滿杯中的酒,對莊王說:

“我知道我的話大王不愿意聽,今天我不再勸了,我彈一支曲子給大王助助酒興吧。”

樊妃操起琴來,邊彈邊唱,曲調是那樣的凄涼,唱詞是那樣的哀婉,樊妃淚流滿面。莊王看著樊妃的淚眼,聽著這感人的歌聲,心里明白不該辜負愛妃的一片好心。不等樊妃唱完,莊王就拉過她的手說:“本王明白你的心意,從明天起我就上朝理事。”

第二天楚莊王果然上朝理事了。

二勸

樊妃苦苦勸了三天,莊王只上朝理了一天的事,以后又舊病復發了。他為了擺脫樊妃的勸諫,干脆出游打獵去了。

莊王出獵到今天已經十二天了,這些天天氣很不好,不是起北風,就是下大雨。樊妃正在擔心莊王衣服穿得單薄會不會生病的時候,就聽門衛報告:“大王回宮了。”

楚莊王是被衛士們抬進宮來的。樊妃擔心得一點不錯,莊王生病了。因為連日來天氣不好,莊王不慎夜間在野外受了風寒,發著高燒,病情很重。樊妃把莊王安頓在床上以后,馬上命令衛士去請太醫。經過太醫的治療和樊妃的精心照料,莊王不久就病愈了。

樊妃心里暗暗盤算,這次他總該接受教訓了,便來到莊王床前:

“大王覺得好些嗎?”

莊王微笑著點頭道:

“好些了。不是什么大病,不要緊。”

樊妃苦笑笑:

“這個病可不輕呀,太醫說是傷寒病,如果不是治療得快,大王就……”

莊王搖搖頭,沒有說什么。

樊妃見莊王不說話,就又對他苦苦勸了一番:一個國君就應該以國事為重,就應該率領群臣治理國家,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死去的列祖列宗,才能不辜負群臣和百姓們的擁戴,也才能不受別的國家的欺侮和恥笑。

樊妃坐在床邊滔滔不絕地勸著,莊王躺在床上安安靜靜地聽著,不知什么時候莊王打起了鼾聲,樊妃聽到鼾聲,不禁長嘆一聲,停止了勸說,心里十分苦惱。

三勸

楚莊王病好以后在宮中調養,樊妃既不準他喝酒又不準他外出,關在宮中心里煩悶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有一天,趁樊妃不注意,莊王悄悄溜出王宮,帶上幾名衛士又騎馬打獵去了。樊妃知道后,又氣又急,一時沒有了主張。莊王出宮以后心里也很不踏實,走出城外心里更覺不安,后悔不該偷著出來。半路上莊王忽然掉轉馬頭,命令衛士們回宮,當莊王走進宮門時,樊妃正坐在宮中垂淚。聽說莊王回來了,她想:我今天就是死了,也要勸他懸崖勒馬,回心轉意,楚國的盛衰就在此一舉了。于是,她打開滿頭的青絲,一剪刀將長長的一縷頭發剪了下來。

楚莊王推門進來,恰好看到樊妃跪在他面前,雙手捧著斬斷的頭發,眼淚順著臉頰流下來。看到這個情景莊王怔住了。

樊妃哭訴著:

“大王如果再不回心轉意,我就將和這斷發一樣,以死勸諫大王!”

說完已經泣不成聲了。莊王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感到自責和內疚,接過樊妃手中的斷發,沉痛地說:

“愛妃對楚國的一片赤誠是不會白費的,本王如果再不勵精圖治,就枉為一國之君了。”

樊妃這才破涕為笑,說:“大王,但愿您能說到做到啊!”①楚莊王(?一前591)春秋時楚國君。(mī)姓,名旅(—作呂、侶)。公元前613一前591年在位。

韩国快乐8官网3分钟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