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鞭王

來源:網絡 發表時間:2018-06-19 15:51

相傳,宋朝年間,鳳凰山下有家王氏兄弟,哥哥叫王大孩,弟弟叫王二蛋。因父母早已去世,王大孩只得帶著弟弟給財主張員外家當長工。哥哥是干農活的一把好手,弟弟因年紀小,不能干重體力活,只能給財主家放牛。

每天清晨,王二蛋把十幾頭牛趕到山里放牧,直到太陽落山,再把牛趕回來,渴了喝口山泉水,餓了吃口干煎餅,風里來,雨里去,辛苦自然不在話下。但是,王二蛋是個有心計的孩子,閑暇時,就在山里練習用放牛鞭抽打樹葉、石頭子兒,天長日久,練出了一手好鞭法。

王二蛋十歲那年冬天的一個傍晚,他把牛趕進牛欄院,一清點,發現少了一頭小牛犢,急忙把放牛鞭纏在腰間,返回山里去找。當他走到放牛的野狼溝時,天已黑得伸手不見五指。他把雙手卷成喇叭狀:“吆——吆——吆……”的呼喚起來。

“哞——”,不遠處傳來一聲牛叫。王二蛋立即奔向那里,朦朦朧朧看見半人多高的小牛犢四條腿撐著地,低著頭、瞪著眼,牛角沖著正前方,擺出一副抵架的姿勢。王二蛋心中一愣:這小子準備和誰拼命?再定睛一看,前頭有一個半人多高的黑乎乎的東西,正瞪著兩個藍火苗似的眼睛,虎視眈眈地看著小牛犢和他,從那家伙“哈嗒、哈嗒”的喘氣聲里,王二蛋聽出這是一只壯年的“貓猴子”(當地土語:狼)。那只“貓猴子”一看來的是個半大孩子,立刻放開牛犢子,朝王二蛋撲來。王二蛋急忙解下放牛鞭,運足了勁兒,一抖手腕兒,只聽“啪”的一聲,鞭稍兒打在老狼的左眼上,兩團藍火苗頃刻少了一個,老狼疼得“嗷嗷”直嚎。王二蛋見狀,再次掄圓了鞭子,對準老狼的右眼,又是“啪”的一聲,另一團藍火苗也不見了蹤影。疼得老狼兩只前爪抱住腦袋,“嗷嗷嗷”的在地上直打滾兒。王二蛋顧不得多想,立刻拉著小牛犢的犄角朝村子走去。

走出不到二里路,忽聽草叢中“噌、噌、噌”竄出幾只餓狼,截住了他和小牛犢的去路。王二蛋一看一周圈有十幾只藍幽幽的狼眼睛,心想:“不好,一定是剛才那只老狼的老婆、孩子找俺給老狼報仇來了。奶奶的,今天不是魚死就是網破,俺就豁出這條小命,跟這群狼崽子拼個你死我活!”只見王二蛋手握放牛鞭,掄圓了胳膊,運足了勁兒,指東打西,指南打北,對準那一只只藍幽幽的狼眼睛,一陣猛抽,只聽一陣“啪啪啪”的鞭響,王二蛋四周一片“嗷嗷嗷”的狼叫聲,已有四五只狼崽子疼得倒在地下直打滾。不過,王二蛋畢竟年紀小,打了不一會兒,手中的鞭子已沒了力氣。那些沒被打著的狼,也變得狡猾起來,都退得遠遠的,站在那兒歪著腦袋看王二蛋“呼呼呼”地掄鞭子,想等到王二蛋自己耗盡了力氣,再一哄而上把王二蛋置于死地。王二蛋心中有點發毛,頭上沁出了冷汗。

就在這時遠處山路上出現了一條長龍似的火把,隱隱約約聽見有人喊“二蛋——二蛋——……!”原來是王大孩帶人找來了。王二蛋聽到喊聲,急忙用盡全身力氣答道:“我在這兒了——!我在這兒了——!”沒被打著的狼崽子一看這架勢,再加上聽到王二蛋炸雷般的聲音,急忙撤退了。

王大孩帶領眾鄉親到了那里,掄起石頭,砸死了那幾只還在地上打滾兒的狼,救出了王二蛋和牛犢子。從此后,《王二蛋風高月黑夜鳳凰山單鞭斗惡狼》的故事就像長了腿一樣傳開了。

不過,王二蛋自己心里也清楚:要不是哥哥帶領眾鄉親及時趕到,自己早就被惡狼分尸了。他也從這件事兒上吸取了教訓,開始注意練起氣力來。

有一天,財主的一頭母牛生下了一頭小牛。王二蛋從小牛出生的那一天起,每天放牛時就抱著那頭小牛上山,抱著那頭小牛回家,隨著小牛的一天天長大,王二蛋的力氣也越來越大。當那頭小牛長成大犍牛時,王二蛋渾身已有了使不完的力氣。與此同時,他用的放牛鞭也不再是手指粗細的羊腸鞭,而是用胳膊粗細的蟒蛇鞭了。當財主見王二蛋已長成渾身腱子肉的大小伙子時,就不再讓他上山放牛,讓他當上了看家護院的莊丁。

一年冬天,護場的幾個莊丁抓住了一個偷糧食的外鄉人,把那人五花大綁帶來見財主,問財主“怎么教訓教訓他?”財主問:“他偷了有多少斤糧食?”為首的莊丁答:“他用一條褲子,偷了有二三十斤高粱。”財主說:“二十加三十等于五十,那就讓王二蛋抽他五十鞭子。不過,先把那些高粱掛在他脖子上游街,然后再帶到場上挨鞭子,打他個皮開肉綻,給窮鬼們來個殺一儆百,看看誰今后還敢到我這里偷糧食!”

當外鄉人被帶到場上時,全莊的男女老少已把打谷場圍得水泄不通。王二蛋赤裸著上身,抖了抖渾身的腱子肉,操起一丈多長胳膊粗的蟒蛇鞭,先朝眾鄉親作了個揖說:“家有家規,國有國法,偷了王員外的東西,就得用王員外的家法伺候!”然后又朝外鄉人作了個揖道:“我跟老兄,一面不識,前無冤,后無仇。只是端誰的碗,屬誰管,東家交給我的活,我不得不干,只是你被打得皮開肉綻之后,不要記恨與我。”然后掄起鞭子,只見鞭子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弧,只聽“啪”的一聲,鞭梢兒落在外鄉人后背上,外鄉人后背上的棉襖正中裂開齊嶄嶄一道縫,露出了棉絮。眾鄉親心里抽搐了一下,坐在太師椅上的張員外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接下來只見鞭子在空中來回飛舞,只聽見鞭梢兒像放鞭炮似的“啪啪啪”作響,一眨眼的功夫,外鄉人棉襖的后背被鞭抽得爛開了花。王二蛋朝張員外作了個揖說:“老爺,小的已抽完了五十鞭子!”張員外臉上的表情僵了一下:“這么快嗎?”“不信,脫下他身上的棉襖,數數他身上有多少條道道。少一道,抽小的十鞭。”張員外讓人脫下外鄉人的棉襖,親自數了數外鄉人背上被鞭抽出的紅道,不多不少,正好五十道。張員外滿意地點了點頭,讓人趕走了外鄉人,親自賞給了王二蛋十兩銀子。

一天晚上,王二蛋正在家中睡覺,忽然聽到有人敲門。開門一看,是那外鄉人。那人見到王二蛋就五體投地長跪不起,聲稱王二蛋是他的救命恩人。王二蛋扶那人到炕頭上坐下。問他:“何出此言?”那人說:“不瞞你說,我是江南黑風三怪的老大——大黑怪。因在江南劫富濟貧,遭到官府追殺。想想我也是堂堂八尺男兒,為何不去投靠岳家軍,為國捐軀。因此,就從家鄉逃出,直奔抗金前線,到了前線沒找到岳家軍,兄弟三人反被金兵沖散。后來聽說岳家軍駐扎在鳳凰山一帶,我就尋來了。”

“找到了嗎?”王二蛋問。

“來到這里,不光沒有找到岳家軍,還因水土不服,得了一場大病,花光了身上的所有銀兩,最后餓得連走路的勁兒都沒有了,迫不得已,才去張家打谷場上偷糧食。沒想到中了機關,被活活生擒。”大黑怪說著嘆了一口氣,“唉,大江大浪都經過的人,最后在車轍溝里翻了船。”

“為何謝我!”王二蛋又問。

“俗話說‘拳不打會家,樹不遮鷹眼’,我可是會武功的人,老兄的鞭法何止了得,盡管在我背上留下了五十道鞭痕,但沒讓我感到一點疼痛。”

“我覺得你也是窮苦人,哪能照死里打你,只得使個罩眼鞭法,在你身上留下五十道鞭痕,交差。這種鞭法,正像你說的,看起來抽打得兇狠,實際上不疼。”王二蛋說。

“照老兄的功力,如果不是手下留情,準能打得我非傷即殘。因此,謝老兄救命之恩!”大黑怪頓了頓又說,“我看老兄是有情有義之士,如果老兄不嫌棄,我愿與老兄結拜為兄弟!”

王二蛋見大黑怪是條漢子,當晚就和大黑怪互報了生辰八字,結為仁義兄弟。大黑怪長王二蛋兩歲為兄,王二蛋為弟。當晚大黑怪又傳授了王二蛋一些武當內功。清晨王二蛋把大黑怪送到莊頭,并把張員外獎賞的十兩銀子送給大黑怪當做去找岳家軍的盤纏。

轉眼間冬去春來,王二蛋聽說有人在距鳳凰山二十多里遠的青崮山上豎起了大旗,專門殺富濟貧。據聽說占山為王的正是“黑風三怪”,還把青崮山改稱為“黑風寨”。他們聲稱:“一頭牲口,好種田;兩頭牲口,不欠錢;三頭牲口,欠我錢!”意思是:家里有一頭牲口的,好好種地;家里有兩頭牲口的,也不要害怕,不會向你們要錢的;家里有三頭牲口以上的,都是富人,都需要向黑風寨交錢!

也不知道張員外在哪里打聽到了:黑風寨的寨主正是他冬天讓王二蛋抽了五十鞭子的那個人,嚇得他讓人把莊子的圍墻加高了三尺,還花重金買來了十條惡犬和四門石炮,把石炮架在了莊子的四個角樓上,自己整天連屋門都不敢出了。

有一天,王大孩突然到莊子里找王二蛋,告訴他:“你大侄女被黑風寨的‘馬子’(當地土語:強盜)搶去了,你還不趕快想想辦法?”

王二蛋一聽,頓時氣從胸膛起、怒從膽邊生,二話不說,扛上鞭子,翻身上馬,兩腿一夾馬肚,“篤篤篤……”只身朝黑風寨奔去。

王二蛋到了黑風寨,見到大黑怪,說明來意,把大黑怪氣得直吹胡子。他派人查明,是三寨主——三黑怪搶了王二蛋的侄女,他立刻趕到三黑怪的那里,把三黑怪五花大綁,押到忠義堂上。

在忠義堂上,大黑怪指著三黑怪的鼻子道:“原以為你是個俠義之士,沒想到竟是個好色之徒。既然搶的是我仁義兄弟的侄女兒,就由我仁義兄弟處罰。是殺是刮,都是你自作自受,都由我仁義兄弟做主!”然后一腳把三黑怪踢跪地上,對王二蛋做了個“請”的手勢:“對這種好色之徒,兄弟絕不能手軟。打得越狠,越利于我以嚴治寨!”王二蛋抄起鞭子,只見鞭子軟綿綿地在地上滾了幾個鞭花,鞭梢兒輕輕地在三黑怪的后背上點了三下,衣服上連點痕跡也沒留下,三黑怪卻露出痛苦的表情。大黑怪讓人脫光三黑怪的上衣,上前把三黑怪的后背皮膚查了一遍,也沒見皮膚上有一道鞭痕。

王二蛋告別了大黑怪,翻身上馬,帶著侄女,離開了黑風寨。

大黑怪回到忠義堂,見三黑怪正趴在大堂上呻吟不止。大黑怪讓人拉他起來,剛一拽胳膊,三黑怪就像殺豬一樣嚎了起來。大黑怪再次查看三黑怪的身體,這才發現三黑怪的兩個肩胛骨和脊梁骨已經骨折,成了一個廢人。大黑怪心中暗喜:看來,二蛋老弟已練出了“周身一家”的上乘內功,已達到了人鞭合一的地步,他剛才使用的正是“斷金鞭法”,表面上看鞭子軟綿無力,鞭梢兒所到之處,不留痕跡,但鞭梢之力所向無敵,可以斷金,打在人的身上,不傷皮肉,但能打斷里邊的骨頭。他急忙讓手下把三黑怪扶回去養傷,待傷好后驅出寨門。

轉眼到了秋天。一日,一黑風寨馬子騎快馬到鳳凰山找王二蛋,說是大黑怪帶領眾弟兄同入侵的金兵打了一仗,大黑怪在廝殺中被響箭射中,胸膛被炸了一個洞,血流不止,他請王二蛋去黑風寨,有要事相托。

王二蛋立刻去了黑風寨。大黑怪見了王二蛋,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說:“哥哥快不行了,臨走之前,有一件要事相托。黑風寨的弟兄大多是我從江南帶出來投奔岳家軍的弟兄,只是沒找到岳家軍暫時寄居在這里。二寨主心術不正,我不敢讓他當寨主,坐第一把交椅。怕的是他當上寨主后,不再提投奔岳家軍抗金之事,領著弟兄們在這里魚肉百姓,成為當地一害。因此我想舉薦你當黑風寨寨主。”

王二蛋有心推辭,但見大黑怪說得情真意切,只得點頭答應下來。大黑怪差人吹響牛角號,讓眾弟兄聚集到忠義堂,當眾宣布了立王二蛋為寨主的決定。

話音剛落,二寨主就提出了反面意見:“寨主所言差也!黑風寨歷來以武功高強論坐次,何時以寨主一人所言做定論?讓他做寨主,只怕是我們答應,我們手中的家什不答應!不行就現擺擂臺,看看誰的武藝高強,就讓誰當寨主!”

大黑怪強忍住疼痛,同意了二黑怪的主意,拍板同意現場比武定寨主。決定二寨主為擂主,凡有意當寨主者,都可報名打擂!試題由擂主出,打擂者只能應試,不能出題。眾弟兄都知道二寨主心狠手辣,無人報名打擂。王二蛋因受大黑怪之托,不得不應允打擂。

二黑怪出了三道打擂試題:一是比體力,二是比技擊,三是決斗。

二黑怪讓人抬來忠義堂前的石獅子,他雙手一叫力,便把千斤石獅舉過了頭頂;王二蛋毫無懼色,走進場子正中,雙手一叫力,把石獅舉過了頭頂,然后又移動雙手把石獅像陀螺般在頭頂旋轉起來,博得眾弟兄們的喝彩。

正在這時,空中傳來大雁的叫聲,眾人抬頭一看,只見一群大雁在高空排成“一”字往南飛,二黑怪高喊一聲“看鏢!”一揚手,一只戴著紅纓的飛鏢直奔高空,不偏不倚打在空中飛翔的第二只雁的身上,第二只雁耷拉著膀子從空中墜落下來。大黑怪一看,暗暗地替王二蛋捏了一把冷汗:這飛鏢打雁,只怕是王二蛋鞭長莫及,定輸無疑。不曾料到王二蛋從地下撿起一粒石子兒扔向空中,高喝一聲“看鞭!”只見王二蛋一揚手,粗大的鞭子在空中畫出一道波紋,鞭梢兒擊中那粒石子兒,石子兒直奔高空,擊中了空中飛翔的第三只大雁,第三只雁也耷拉著膀子從空中墜落下來,又博得了眾弟兄們的喝彩。

決斗開始了,二黑怪和王二蛋分別站在忠義堂門前的東西兩側,相距二十多步遠。二黑怪從鏢囊中掏出三支飛鏢,運足了勁兒,一揮手三支飛鏢直奔王二蛋的鼻梁、心窩和肚臍,只見王二蛋揮揮手,鞭子在空中畫了幾道弧,只聽“啪啪啪”三聲脆響,三支飛鏢都被打落在地。

二黑怪朝王二蛋作了個揖說:“王二哥打擂得勝,請受小弟一拜,小弟輸得口服心服!”

大黑怪見狀,扶著椅子站起來,用盡全身力氣宣布:“王二蛋打擂得勝!本寨主宣布王二蛋為黑風寨新寨主。眾弟兄拜見新寨主!啊——!”剛剛說到這里,大黑怪“咕咚”吐出一口鮮血,身子晃了晃,倒在椅子上!王二蛋急忙上前扶住大黑怪。二黑怪一見,偷偷地從鏢囊里掏出一支黑鏢,朝著王二蛋的后心窩打去,只聽“嘭”的一聲,那支鏢深深地打中王二蛋的后背,眾弟兄不由得一陣唏噓。

二黑怪冷笑一聲:“王二哥,我認得你,我的鏢不認得你!我告訴你,我的鏢可是有毒的,不出三個時辰,你就會跟著大黑怪上西天!別忘了,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!這個寨子的寨主姓黑,不姓王!弟兄們,同意我當寨主的,舉起手來!”忠義堂上鴉雀無聲。

王二蛋轉過身來,蔑視著二黑怪說:“二兄弟,你別高興得太早了!哥哥我早有防備,沒來以前,已在后背上綁了三層牛皮。實話告訴你,我現在是毫發無損!你無情,也別怪我無義,看鏢!”說著,從后背上拔下黑鏢,一抬手,黑鏢直奔二黑怪的面門。二黑怪往下一縮身子,準備躲鏢。誰知,王二蛋一揮鞭子,鞭梢兒碰到鏢上,黑鏢改變了方向,打中了二黑怪的腦門,深深地扎了進去,外面只剩了一縷黑纓。二黑怪魂飛魄散,仰面朝天倒在地上。

眾弟兄一見,全都跪下來,高呼:“參拜新寨主!”

王二蛋高聲喊道:“眾弟兄,平身!小弟不才,也不愿意當這個寨主。不過,我說句心里話,我們都是堂堂八尺男兒,都應該為國家的安危,盡我們的微薄之力。聽說岳元帥,在抗金時,得了眼疾,現在正在離這四十里的青檀山上養眼。我準備去投岳家軍。愿意和我一起去的,請站在左邊。不愿意去的,站在右邊,每人發五兩銀子,回家種田。”

眾弟兄齊刷刷都站在了左邊。

大黑怪看后,咽下最后一口氣,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當天晚上,王二蛋火葬了大黑怪,然后帶領眾弟兄奔青檀山而去!

韩国快乐8官网3分钟开奖